世界杯网

“伊斯兰国”新头目: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与劳工问题

 
这篇报道[1]同样也提到,卡塔尔世界杯组委会当局并非没有采取措施来应对外籍劳工的债务问题,但他们习惯将雇佣中介费的收取视作劳工原籍所在国需要关切的问题。不过在2018年,该国世界杯组委会还是督促世界杯场馆承建商为签订劳务合同的外籍劳工偿还这些费用,但是《卫报》援引相关报告指出,仅有少部分外籍劳工获得债务偿还的“福利”。与世界杯这个庞大的国家计划相关的并非只有体育场馆的建设,一些服务于酒店行业的务工者同样需要支付大笔作为前往卡塔尔的“买路财”,但前面提到的债务偿还新规并未惠及这一群体。在某些情况下,卡塔尔当地的雇主或代理人在获发签证名额、得以招聘工人之后,会向劳务派遣国的中介索要回扣,费用在每人次约300至500美元不等;如果不支付费用,签证就到不了劳务派遣国中介手上,而这些中介的应对方法则是将这些费用转嫁给寻求务工机会的工人们。
 
卡塔尔当局对此事的答复多为外交辞令,并表示涉及非法招聘行为的公司已受到严厉处罚——近来有24家招聘机构因违反卡塔尔法律而被关闭,并被吊销执照。当局的一位发言人更表示,卡塔尔有义务维护全球范围内的经济移民的权益,并且致力于消除前文提及的非法招聘和中介费用收取问题。孟加拉当局的负责人也表示该国会致力于确保“安全、有序、正常和负责任的”移民审批。至于同为向卡塔尔输出劳工的主要国家,尼泊尔当局至今未对相关事项作出回应。
 
除了劳工待遇问题之外,卡塔尔该国针对性少数群体的严苛法律也成为近期舆论话题之一。在卡塔尔,同性恋即是刑事罪行,而在举办世界杯期间,各国前往观赛的球迷或游客,如果身为同性恋者,是否会遭到该国的刑罚呢?一些性少数群体组织就在近日联合声明,指出卡塔尔当局对这些人士的保护措施仍未到位[3]。此外,这些组织的诉求还包括废除针对性少数人群的法律、为社区成员提供明确的安全保障、保障性少数群体进入卡塔尔的权利、表达对这些群体明确的欢迎,确保他们自由表达的权利,以及确保没有审查或禁止讨论性少数议题。据信国际足联已经对这些诉求表达过初步的回应,但卡塔尔当局并未有过多表态。
 
有关卡塔尔人权境况问题的争议持续不断,演变为舆论层面的攻防战,战火也延烧到了国际足联大会上。在上周四的会议期间,引发争议的除了坚持出席的俄罗斯足协官员之外,还有挪威足协主席克拉维内斯(Lise Klaveness)对卡塔尔世界杯组委会的质疑[4]。克拉维内斯在大会上发言称,国际足联必须发挥好带头作用,采取更多措施来支持移民工人的家庭,尤其是那些在世界杯相关建设工程中受伤或丧命的劳工。作为挪威女足前国脚,克拉维内斯认为2010年国际足联将世界杯举办权交给卡塔尔就是一个无视人权与平等的错误。但随后也有与会代表回击了挪威足协主席,例如洪都拉斯足协秘书长就表示,挪威人的发言时机“并不恰当”。
 
承办2020年世界杯的卡塔尔交付与传承至高委员会(Supreme Committee for Delivery and Legacy)秘书长哈桑·萨瓦迪(Hassan Al-Thawadi)随后为这届赛事辩护,称自获得举办权以来,卡塔尔举国付出了12年的持续努力,以使得这届赛事能够带来“社会、人类、经济和环境”层面的变革。萨瓦迪表示,在卡塔尔举办世界杯的一大意义就是消除世人把中东视作是非冲突之地的偏见,除此之外,该国也始终致力于解决劳工问题,而这些都得到了原先的批评者,例如国际特赦组织等机构的肯定。萨瓦迪也不忘直接向克拉维斯喊话,表示欢迎这位挪威足协掌门人亲自到卡塔尔参观,并讽刺对方在批评之余也要学会如何对话。
 
而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随后的视频讲话也在为卡塔尔当局背书,视频中卡塔尔在赢得世界杯主办权以来的建设进展自然得到了肯定,而国际足联还强调了该国在人权和劳工问题上的进步。目前看来,尽管政治辩论和舆论攻防仍将持续,但是卡塔尔世界杯被抵制的可能性并不算高,国际足联也不可能与主办方产生过多龃龉,世界杯依然会是卡塔尔建构国家形象战略的一个重要环节。不过,世界杯之后又会如何呢?目前已有传闻指出,卡塔尔当局会在世界杯之后放弃对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的投资。从半岛电视台的成立,到多哈亚运会和世界杯,以及对法国首都球会的大手笔投入,卡塔尔人在过去二十多年时间里在传媒和体育文化领域的投入颇多,这项庞大的战略计划在世界杯后会如何走下去也值得关注。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底部广告位3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