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网

“伊斯兰国”新头目: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与劳工问题

当地时间2022年3月10日晚,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宣称任命第三任所谓的“哈里发”, 阿布·哈桑·哈希米·库拉希(Abu Hasan al-Hashimi al-Qurayshi)接替阿布·易卜拉欣·哈希米·库拉希(Abu Ibrahim al-Hashimi al-Qurayshi)成为该组织最高头目,后者自第一任“哈里发”巴格达迪死后执掌该组织两年多,在今年2月美国对叙利亚北部伊德利卜省的一次突袭中自爆身亡。
 
 
3月29日,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圣马科斯分校历史系副教授易卜拉欣·马拉西(Ibrahim al-Marashi)在半岛电视台英文网刊文,评述该组织如何在巴格达迪死后得以存活,以及新头目的任命可能造成的影响。
 
马拉西认为,尽管“伊斯兰国”不再是袭击欧洲首都的全球恐怖主义威胁,也不再是一个拥有领土的组织,然而它仍然对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安全部队和平民造成伤害。它还通过其在非洲和阿富汗的地区分支机构,对安全部队发动游击式的袭击,并屠杀平民。
 
由于上述地区的“伊斯兰国”组织大多是自治的,并且在经济上自给自足,所以2月的斩首行动很可能不会以任何显著的方式削弱该组织的网络。
 
被杀的第二任“伊斯兰国”“哈里发”阿布·易卜拉欣不如其前任——2019年被击毙的伊斯兰国第一任自封的“哈里发”巴格达迪那样高调或臭名昭著。据报道,该武装组织的新“哈里发”是巴格达迪的哥哥。因此,2月的暗杀行动可能会产生不可预测的结果,比如“伊斯兰国”的新领导人将成为一个更具魅力的人物,继承了他弟弟的遗产,从而加强了该组织。
 
2022年2月3日,叙利亚伊德利卜,美国国防部公布的美军在叙利亚西北部进行的一次袭击行动照片。美总统拜登3日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最高头目阿布·易卜拉欣·哈希米·库莱希在美军2日晚于叙利亚西北部进行的一次袭击行动中自杀身亡。所有这一切表明,消灭一个重要领导人并不一定会终结甚至严重损害一个武装组织。此外,它表明,至少从长远来看,单个国家的战术打击在遏制政治暴力方面永远不可能像多边和平与发展战略那样有效。马拉西叙述了“后巴格达迪”时代“伊斯兰国”的发展。2019年10月27日巴格达迪死亡,几天后阿布·易卜拉欣被任命为“伊斯兰国”领导人。该组织在许多方面似乎没有受到领导层变动的影响,它继续在伊拉克对美国和伊拉克军队发动袭击,尽管由于“哈里发国”的垮台,它明显处于不利地位,但似乎还不准备放弃战斗。
 
即使是2020年初袭击世界的COVID-19大流行也没有对“伊斯兰国”造成太大伤害,因为其武装分子早就习惯了“社交距离”,并在“潜伏细胞”(sleeper cells,指潜伏者小团体)中就地避难一段时间了。事实上,大流行为该组织提供了一些喘息的机会,因为全世界都把精力集中在战胜病毒上,而没有对“伊斯兰国”成员的藏匿活动给予太多关注。
 
随着疫情的肆虐,“伊斯兰国”在伊拉克萨拉丁、基尔库克和迪亚拉省之间崎岖难行的哈姆林盆地建立了存在。在迪亚拉省,“伊斯兰国”于2021年10月在一个什叶派村庄杀害了11名平民,于2021年11月伏击并杀害了5名库尔德自由斗士,于2022年1月杀害了11名正在营房里睡觉的伊拉克士兵。在军营遭到袭击的同时,“伊斯兰国”发动了一次大胆而老练的突袭行动,解救被关押在叙利亚哈塞克一所库尔德人控制的监狱里的战斗人员。自2021年以来,仅在叙利亚东部,“伊斯兰国”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之间就发生了342次武装冲突。
 
在此期间,“伊斯兰国”还在阿富汗和非洲发动了许多破坏性袭击。
 
例如,2021年8月,“伊斯兰国”的阿富汗分支——“呼罗珊省伊斯兰国”(ISKP)在喀布尔机场发动自杀式袭击,造成至少72人死亡,其中包括13名美国军人。
 
在非洲,“伊斯兰国”拥有7个分支,威胁11个国家。除了在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的分支机构外,“伊斯兰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萨赫勒地区还拥有四个分支机构:在马里、尼日尔和布基纳法索,是“大撒哈拉伊斯兰国”(the Islamic State in Greater Sahara);在尼日利亚,是“伊斯兰国西非省”(the Islamic State West African Province);在索马里,是“索马里伊斯兰国”(the Islamic State in Somalia);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和莫桑比克,是“伊斯兰国中非省”(the Islamic State Central African Province)。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底部广告位3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